9.12.06

黃金甲


下面是依然范特西裡十首歌加《黃金甲》的MV〔DVD〕,上面是EP,有《黃金甲》及《菊花台》杰倫鋼琴演奏版。包裝靚又正!

4.12.06

Natsumi my love..


二人前。

玩物喪志。。嘩哈哈!

Jay @ APM


Jay @ APM
15:00 to 17:22

3.12.06

2.12.06

齋舖。

木瓜樹 @ 公園


木瓜囉!

Dinner @ Quarterdeck


這道菜很好味!

1.12.06

True Colors

you with the sad eyes
don't be discouraged
oh I realize
it's hard to take courage
in a world full of people
you can lose sight of it all
and the darkness inside you
can make you feel so small
but I see your true colors shining through
I see your true colors and that's why I love you
so don't be afraid to let them show
your true colors
true colors are beautiful like a rainbow
show me a smile then don't be unhappy
can't remember
when I last saw you laughing
if this world makes you crazy and you've taken all you can bear
you call me up
because you know I'll be there
and I'll see your true colors shining through
I see your true colors and that's why I love you
so don't be afraid to let them show
your true colors are beautiful like a rainbow

29.11.06

白金聖誕


這裡是太古廣場。

28.11.06

百事可樂


蒼涼的繁華

今年的裝潢實在沒法不聯想到百事可樂。

26.11.06

南蓮

俗不可耐。

兩個人的幸運

明明像兩點水聚到一點
怎會一息之間歸予上天
這斷了線的風箏在哪邊

明明是你聲音在我左近
相隔一幅玻璃敲進內心
寧願從來未接近
天各一方終於等到陌生
和你若不相識不相襯
另覓愛侶也會甘心

還能如何愛你方可併發火花
沿途才能被逐寸火花
給我望見這一格童話就如騎著木馬搖著歸家 
沿途如能叫你一早叫到沙啞 
高呼一個密碼
幾百萬名字裡誰是你誰讓我查
只想你我幸運到令天地害怕

明明木馬已經為我準備
跨上一刻怎麼得我自己
除非這繁盛都市竟載不起一刻生醉夢死
如我在荒島裡相識你便沒法再錯過得起

今日在K房,發神經點了這首歌唱。首歌沒問題,金培達同林夕炮製了如此好聽的一首歌。。最大的問題係,大家都知我。。唉。。

直說何妨。如果首歌唔係佢唱。。咁就好咯!

講番為咩發神經。。嗯,其實,也不知為咩發神經。

18.11.06

12.11.06

Kadoorie Farm

八點不夠便睡醒。見窗外有澄明藍天,遂去嘉道理農場走一轉拍拍照。

披著翠綠色羽衣的鸚鵡。

偶爾,有小型飛機在天空經過。。

目眩的太陽。


貓頭鷹盯著我。。

不知明的小果實。

在路邊曬日光的薰衣草。

蜂在採花蜜

11.11.06

浪茄行到我嘔茄

星期六和同事一行五人入西貢行山。在西灣亭起步,經吹筒坳去浪茄。。對我身體來說,上山呀,拾級而上的路程幾乎要了我的老命。。山路崎嶇不平,雖然不停呻苦,幸好最終都有驚無險,無碌落山又無仆山。哈哈哈!
人在深山中,左手手腕腫得嚇人,幸有同事施冰水可緩急,佢話係因為那位置做過手術喎。。下次覆診見醫生問問。
〔謝一水之恩!〕
點解浪茄無船去黃石咖?我真係行唔郁。。
離開浪茄回水壩那條上山石級路,我幾乎上廿步就要停幾分鐘再抖擻。。
哈哈哈。。是次行山活動,我又係包尾大王。




終點站。無力再行。打的回去。

28.10.06

放。逐


嘿嘿嘿。。禁煙後,出外不妨捏實相機。
〔跟三位不是煙民開個玩笑〕

郊遊

住在新界西,以往逢假期無約人便周圍去拍拍照,景點多,絕不感到悶。不過這幾個月因病完全沒有到郊外走走。今日有人車我到南生圍走走,當然欣然同行。
〔點擊圖片放大〕

很壯的候鳥啊!

泛著美麗色彩的蘆葦

「放」眼。。追「逐」

南生圍蘆葦海

26.10.06

高調還是低調

閱報得悉早前在blog留言要殺父的女生「封網」,心中感嘆。大概是因為被報章傳媒報導起底登埋相,外加社會「愚論」渲染刺激,弄得社會福利處神經兮兮即時表示已介入跟進這戶人家,對那家庭構成壓力,作為「肇事者」,只好不得已封網吧!為何這樣的私隱竟變成「社會新聞」!?究竟傳媒用她們的道德線去批審再作「大字報式」刊登那女生blog內內容來做社會話題,還加油添醋作分析之前,有否先顧慮這樣會為當事人和其家人帶來莫大的麻煩和困擾?

捕捉和創作娛樂界醜陋的狗仔隊,那一支長鏡頭原來不知不覺轉向對著平民百姓的身上掃。寒!

不得否認,有些人喜歡自己的blog被傳媒介紹,還喜孜孜地寫下被傳媒訪問的感覺,甚至高調地擺出沾沾自喜的模樣。但其實,亦有不少的人心中很不爽無端在報章雜誌等等媒體上「發現」自己的blog被推介,平白惹來麻煩。高調的繼續沾沾自喜,但要低調的可永遠低調下去嗎?

不知道,哪一天哪一位瀏覽哪一個blog時被哪一篇文刺激甚至覺得可大造文章遂有殺錯無放過。。

第一局安全過渡

由於生的是比較活躍的腫瘤,手術之後,我的病交回公立醫院跟進。是為期數年的跟進。幸運地,不用排成年的隊,很快便可見醫院的骨科醫生還得到診治。第一次見醫生,我便被安排了:

.下一次覆診時間
.做一次核子骨掃描〔整副骨〕
.做肺掃描〔這腫瘤會移生在肺上〕
.做物理治療

做核子骨掃描那天,未到九點就到達醫院。護士小姐先為我打同位素追蹤劑,然後坐在大堂作有限度的自由活動〔點敢周圍走丫〕。其間,要在十點前飲一公升的水。待一個小時後,即十一點多才進放射室,躺在伽瑪射線掃描器中做全身骨骼掃描。掃描時間需時一個鐘。

在呆等的兩個小時裡,媽等到小睡片刻。越坐越凍,沒有帶外套的我又不想問醫院借外套〔只要用過就要洗濯消毒,即使是一件外套,仍覺得很浪費醫院資源〕,只好倚靠著媽,同用一件被肩保暖。很攪笑,似兩個相依的人。十點過後,狂灌一公升的水令人不停有尿意,頻頻上廁所。幸好這是准許的事,否則真係谷爆胱。哈哈。

躺在伽瑪射線掃描器的床上,雙手伸直貼著身,再用魔術貼固定身體,〔友人戲說如《沉默的羔羊》,原來未至於此。幻想誇大〕,不可有些許郁動。加上那台掃描器幾乎是貼著鼻子,空間的壓迫感很強。心情緊張非常,狂深呼吸,越呼吸,越覺胸口上的魔術貼很緊很緊。幻想喘不過氣。原來,機器運作途中不像MRI那台機會發出穩定如敲節拍的聲音。起初還以為機器是靜止不動哩!但當我闔眼〔驚嘛!〕又好奇地張開眼前望那幾乎貼鼻的板時,才發現躺著的床其實正以非常緩慢非常緩慢之速度在移動著。就好像舉頭望月,是不會發覺月光其實在天空中慢慢移動一樣。亦因為整個環境太寧靜,床也靜靜的動,累極的我竟然〔!〕放鬆下來甚至不知不覺睡著。

還是太睏,索性讓自己睡去。

一個小時很快便過。然後,護士小姐叫我起身坐在儀器旁,把左手傷患處伸到機器內做一次掃描。我乘機偷偷地看不遠處的電腦。對啊!在顯示屏上,我看到了由頭到腳自己整副骨!嘩!cool!抽一口涼氣。

可能深呼吸時胸骨擴張的幅度太大,掃描的效果不好,原本換回牛仔褲可離開的我又要再臥床做多一次肺部的掃描。這次,護士小姐叫我舉高手,而我亦感到沒剛才般緊張。
掃描後兩日到醫院覆診,醫生把報告講我知。好彩整副骨安全沒有異樣,而左手削去腫瘤的骨骼附近位置也沒有什麼異常變化。

『放心咯!』我對著醫生高興得舒一大口氣,衝口而出。

這兩天,膝蓋等等位置有時會有突然被針扎似的刺痛。不知是不是身體裡那微量幅射所引致?不知這狀況會維持多久?有啥方法解決?

嗯,有件事我很久前一直忍著沒跟任何人說,其實右手的手腕有時也覺酸痛,比左手的「既定事實」更令我擔憂有什麼問題〔擔心什麼不必說吧!〕。甚至,自從知道有病之後我身體骨骼任何一處有什麼突來的痛楚幾乎是神經質的『草木皆兵』也不敢說給身邊的親朋戚友知。這一回徹底檢測過成副骨頭,知道其他地方其實無事,真的放下心頭「好大塊石」。

這一局安全渡過。還有下個星期的肺部掃描。

關於骨掃描:
http://www.hksh.org.hk/chi/services/clinical_diagnostic/pet/bone_Sc.html

23.10.06

還是覺得你最好

和朋友聯袂看黃子華《兒童不宜》,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一行六人都是黃子華的忠實棟篤笑粉絲,以往也捧過他的場,笑出過不少淚花。熱切期待。沒得比,香港舞台上最好的棟篤笑表演者,非子華莫屬。在觀眾歡呼吶喊簇擁下昂首闊步登上舞台的黃子華,自信有型。先來一位男士豪情蓋天大叫「黃子華我愛你」引來全場起哄,黃子華笑嘻嘻地來一招四兩撥千金一句拋磚引玉回應便引得全場掌聲雷動頃刻把全場氣氛推高。這是他的絕活。即使我信這句話的「出現」其實是在他開show前或寫稿時已預計過會有觀眾喊的。

在挖苦,惡搞和誇張背後,他的話其實充滿分析性,隱喻性及批判性。生活哲學,從生活微細或根本的事著眼,提出質疑,然後反證,來回思辯,再來個結論。。再從點與點的阡陌間把話題伸展擴張,轉瞬把話題挪移到新的條目,輕易叫觀眾消化,不覺突兀囫圇,反應不下。這樣精確已是無人能及。加上他讀書是主修哲學嘛!棟篤笑的內容即使貼近生活,若太形而下就沒趣兼沒意思了。而把主導性掌握得精確,及準繩地維持和台下二千多名聚焦在他的觀眾的互動性,還有對忽然大叫的觀眾的臨場反應,既要答得體面逗趣又要顯得有腦既是考功架又考智慧之事,怎會忽略在他計算之內?立在台上,他各樣都指揮若定,抓緊觀眾的神經,拿捏得精準,起承轉合都瀟灑自如!精彩!拍案叫絕!當然,這一切讚嘆,身在現場絕對「感覺非常良好」過安在家中煲他的碟。

身邊的朋友笑到嗆,幾乎變成笑到嘔。為的是一段「上班驅魔人」的笑話。由上班聯想到鬼上身,真的要命。無可厚非,這種投入的認同,是基於大家都是打工仔搵餐飯一族。至於男女兩性之間的「戰爭」,也是今次棟篤笑的必講題之一〔其實每回都講〕,不過總覺得今次涉及極少,雖未至「不夠喉」,但也嫌有點簡短。

「過得人;過得自己」這句老生常說的諺語,子華直說這句話有四個可能性,娓娓道出。要做到「過得人又過得自己」的境界,原來不是容易之事。前後的一堆「退一步海闊天空」,「開心一天,不開心又是一天,何不開心地過?」等等。。很認同子華對這句「開心一天,不開心又是一天,何不開心地過」的邏輯分析,為何一定要「開心」而不取「不開心」?大概,恁誰也想活得自在快樂吧。

「我是我套戲的主角」一段,是水仙式的自戀還是沉迷於自我的膨脹?把「我」放在峭壁之沿,是好事還是悲劇?

配合潮流,黃子華今期也講「環保」的題目。他的方法我認為是最好的〔因為我也想到,哈哈〕。最環保,簡單就是沒有下一代。就如早前在報章中刊載過科學家計算出只要人類一件不漏突然在地球消失,都要花上200萬年〔!!〕才把這幾千年人類在地球出現過的痕跡及留下的記錄及「垃圾」徹底消失。沒有人類,臭氧層的洞會癒合,沒有溫失效應生態失衡,甚至沒有毒害環境的化學廢料。。天空重現湛藍,湖海清澈見底,絕種的也會重生。。人類的存在,就是最不環保。

多久沒有為生活上的吊詭事和人思辯一下,腦震盪一下?我自忖,也自慚。整個show,我常笑到仰起頭,笑到狂震。。很久沒試過這樣了。有腦袋卻不思考的人生,生活算是白過了。

人越年長,越欣賞子華在平凡生活中體會到的睿哲。

謝謝黃子華帶給我一個非常愉快的晚上。

22.10.06

第一次

很久沒參與週日的同題貼文約會。因為早幾天有人從msn見到我反覆聽著周董的歌,傳來『Always Jay Chou!』,想到這題目,故此借題發揮。貼文一篇。
不可以Always Jay Chou 嗎?嘿!
還有,我不單常聽周董的歌,還加入了歌迷會!有會員證及粉絲會衫佐證〔附圖〕!
這是我第一次入歌迷會,也是唯一一次入會。
想必,再沒有人可令我入「歌迷會」!

圖中文擇自《字花創刊號.黃敏華.見字請回家》。

9.10.06

周董訪問片段

找到這段好好笑的周董訪問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Wks5VW7070&NR

〔是粉絲的話就一定覺得好好笑!〕

7.10.06

匆匆忙忙的

害了一場病,思考這裡是不是該多寫點個人之事。分享也好。發洩也好。添點感性的言語。湊巧,今期某雜誌介紹陶國璋老師的網誌,從他認為『自我中心』中得到一點想法。
嫌啊!這篇介紹實太短太淺。匆匆忙忙的。
〔上陶國璋老師主講的哲學課是非常愉快的事。〕

2.10.06

九月睇戲記錄

〔9〕情流戀屋
〔16〕穿PRADA的惡魔
〔23〕大丈夫2
〔23〕相思光年
〔影碟〕軍曹大電影
〔影碟〕鬼域
〔影碟〕冷血字傳..半套
〔影碟〕V煞

◎大丈夫2
沒有了彭浩翔,總是有所欠缺。尤其是本身桔喜歡彭氏的創意。打從他《進攻女生宿舍》開始。友人都喜歡彭氏遂喜孜孜地等電影上畫聯袂一齊看。當知道沒有彭氏,不是味兒之情溢於臉上。電影,還是看了。
電影中加拍插出現不少「老翻」其他電影的場景。如《黑社會》、《以和為貴》、《殺破狼》等等。。串星多,喧賓奪主,攪到主演的演員在群戲太過柴娃娃。

◎鬼域
究竟是那些稱為作家的人是這樣緩慢還是李心潔緩慢?李影后部部鬼片都是一樣的語氣,一樣的表情。她那仿有「語言障礙」的演繹方法,很膩!
而且,電影垃圾到爆!儘管,電影,這故事是有意思。拍爛了。在鬼域的定言,好奇得似乎不想走,明明趕路,卻時時停下步伐來四處張望,景又望,屍又望。提議導演不如去一趟海馬公園的哈佬喂感受一下其他遊鬼屋的人的態度進修一下。
桔媽看碟時,忍不住講:『個女主角把頭髮攪到成日得一隻眼視物,唔見鬼就奇!』

◎冷血字傳
友人話好睇,不過桔的耐性只捱到五十分鐘。若對男主角有多點認識,定會乖乖坐定看畢。

◎V煞
類似《一九八四》式的世界。。可幸是有一位V煞。
電影其實早一兩個月前看了,卻在記錄中漏數。嘻。
縱使故事不算完整,不過桔仍十分喜歡。

◎軍曹大電影
熱熱鬧鬧個幾鐘!

◎穿PRADA的惡魔
一套立場迷糊的電影。
沒看過原著小說,不知電影是否抄足原著。上司不算惡魔,只是比較實事求是。桔反覺得作為女角的下屬卻自視甚高,甚至有扮清高之態。
電影,不是講上司有幾惡魔,而是女角在自誇自己有幾叻,能在公司短短日子便克服應對上司拋下的所有困難和惡搞問題,平步青雲。
電影賞心悅目。梅麗史翠普的演技叫桔拍案。故事卻不敢恭維。

婚宴

出席了一對好友的婚宴。一個約干年前已翹首以待的婚宴。
在此,祝福倆人鰜鰈情深,和諧美滿。

24.9.06

相思光年

一直以來都頗抗拒韓國電影。如果港產片令人聯想到黑社會,那韓片就是絕症加絕戀。這樣的愛,太苦了,不想看。遂,看過的韓片六隻手指數得哂:《我的野蠻女友》、《我的馬拉松》、《假如愛有天意》、《觸不到的戀人》、《JSA安全地帶》和正在上映中的《相思光年》。六部電影中,又只有《假如愛有天意》和《相思光年》是買票入戲院看正場。。湊巧,兩齣都是曹承佑當男主角。
入場原因:朋友好想睇。
《相》片的女角勁似莫文蔚,連髮型都似足《食神》火雞的髮型,真係潮到爆喇!
電影一開始就點出主題:純愛。什麼是純愛呢?怎料,電影演繹出竟然是「鈍愛」。
沒法認同男主角對這份愛的處理手法和堅執態度,曹承佑演技再好,我也感動不到。
結局很爛。何不索性讓女角名正言順做外星人呢?

八月睇戲記錄

〔18〕死亡筆記
〔27〕日本沉沒
〔影碟〕8½

◎ 八部半
只要看過《8部半》,就必然愛上。可以的話,我會選用「華麗」來形容這電影。

◎死亡筆記
是看了電影後,才找漫畫看。
還是漫畫中的夜神月靚仔好多。

◎日本沉沒
沒看過舊版的《日》,不知新的版本改動了幾多。而這新版的《日》,最令我感到意外是戲中的男人放下日本傳統大男人的身份,讓一名女人做最高領導。
電影其實都拍得幾好笑,慘況不夠慘,尤其是一邊平民在搶食,慌忙離開逃亡時,「同一邊」的男主角竟可在災場安然地全身而退,輕易又無穿無爛地去朋友家,去女角家,甚至去到鄉間的家。。莫非他有特權?或是特別好彩?
於是,電影,即使唔悶,但真的很爛。
十幾年前看了一位日本作家寫了一本《愛在地球毀滅時》。。那故事就比這電影更震撼更感人。

七月睇戲記錄

〔8〕4條腿拯救隊
〔15〕超人.強戰回歸

比較之下,覺得《四條腿》好睇過《強戰回歸》。

11.9.06

情流戀屋

韓國電影《觸不到的戀人》荷里活重拍版《情流戀屋》,男女主角變成中年的奇諾里維斯和珊狄娜布洛主演。看著女主角的老態,還在裝年輕,真的吃不消。每當聽到男主角用「漂亮.靚」來形容女主角,的確打冷震。
什麼叫衣不稱身?看女主角的每一套戲服,既蓬鬆馬虎,又亂搭配,甩甩漏漏的,把女角臃腫的身形完全暴露出來,要命!戲中做醫生的女主角樣子本來已夠成熟,醫生袍之外,卻常穿上「少女服飾」,真的驚嚇!好肉酸哩!
至於故事。。雖然包裝過,但結果都係令人覺得好肉酸!

※下雨天出街看電影,商場的冷和乾,街的熱和雨,很易令人「中招」。。我「作病」了。

7.9.06

亞伯拉罕的眼淚

八月尾,看了一場樹寧.現在式單位的drama《亞伯拉罕的眼淚》。演員有廖啟智、胡智健和區文詩〔前餅女,Angela是也〕。這個劇場的特色是不設座位,觀眾要在場內跟著演員走來走去。。一個多小時的劇,觀眾在佈置幽暗如同鬼屋的會場內穿梭,還要找個比較有利的位置看劇,都幾「攪鬼」。。感覺,像百鬼夜行。哈哈哈!
演員及觀眾如此零距離接近,演員還不時在人埋中穿插唸對白,真係少點集中力也不行。鼓掌!我看的那一場,觀眾裡,有SOLAR兩兄弟和張達明哩!
奇怪地,找不到此劇編劇朗天的話印在場刊裡。因為沒有「編劇的話」,我不知道促成是次樹寧和朗天的合作原因,遺憾。而樹寧作為一個教徒,對朗天這部劇本的想法,兩人之間交流過了什麼也從缺,確實非常遺憾。於是,只好再翻看他早前的書《潛行之恨,或愛》重看一些關於他對亞伯拉罕以心愛的兒子以撒的血向神作獻祭的想法。

關於阿伯拉罕的,可參看:
四十七頁.單純的沉默
五十頁.亞伯拉罕的無言
七十頁.玄之又玄的愛,或恨
或是,
直接去樹寧和朗天的BLOG請教。

劇太艱深,資質有限,直言還未消化理解到哩!

6.9.06

Grasshopper

上年跟朋友們看完草蜢演唱會後得知口碑好會再開時,大夥都話要原班人馬一起再捧場,仲要由山頂位殺落四百元位。幸好手術和演唱會的時間沒有重疊,住院期間朋友才告知我大家看尾場,每回通電話還叫我不要輕言「放飛」。。仔細考慮,「尾場」「尾場」呀。因為好友當中有正職護士的,還說曾一隻手打著石膏入場睇演唱會都無事,於是我便膽粗粗冒著險去看草蜢的演唱會。險者,其實是怕自己樂整忘形變成樂極生悲,又怕附近的人搖螢光棒興奮得滯「亨」到我傷手一「野」要護士救。哈哈。很多顧慮哩!
一,一'''''
辛苦哂喇朋友們!




3.9.06

就好

上星期一早上接到診所通知,已約了星期二傍晚的手術室做手術。真快!於是,盡能力清清工作檯的文件「放病假」。星期二一早便到診所見見醫生,簽文件,再詳細聽一次這個手術的事宜。大致上跟我上回聽的一樣,醫生先徹底刮清腕骨上的瘤細胞,再取部份即時send去做冷凍化驗,同時醫生把我那被侵蝕了腕骨切去,消毒周邊,再用一種名為「bone cement」〔骨水泥〕的物料填補缺口。
中午辦理手續入院,四點沖涼,五點打兩口鎮靜劑呆到六點入手術室,六點十分左右跟床邊的醫生和麻醉師打個招呼,之後,失去知覺。迷糊間聽到護士說『她醒喇!』,左手劇痛,原來手術完成。後來推回病房,過床。迷糊間聽到媽跟醫生談話。整晚,護士們每小時為我量血壓,量體溫,加上不時痛醒,又要餵藥,一夜就這樣熬過。
第二朝,雖然精神,不過還是待媽到來後才敢落床上廁所,不過此時鬧了件瘀事,我的褲頭繩不知何時鬆綁了,一站起來就滑到膝下,當眾甩褲,由於不便,只好由媽媽急忙幫我拉起褲子。。哈哈哈,狼狽非常,幸好當時沒有男訪客在附近,否則真的難以想像,醜爆。除了褲子,我上身的袍子也只穿到半件,左邊打出膊,加上一個大背脊。仲不時甩甩漏漏,真係名乎其實的衣衫不整。。
住院其間,醫生跟我安排了物理治療,讓怕痛的我一定要忍痛動動手指活活關節退腫適應。於是,我便在物理治療室執棋子〔棋子細小,我打趣說這是「執豆仔」〕,稀鬆平常的動作,我卻執到手震。不忿氣,所以默默地忍著痛做。幸好物理治療師的按摩,我手指可順利伸直不手震。當然,也因為醫生話要滿意我手的活動能力進度才批我出院之故。簡單來說,我應該好輕易做出猜拳「五.十開哂收哂」的動作。
好了,換了個輕巧的膠手托,醫生終簽紙批我出院。這天是星期六。雖然我在醫生面前做伸直手臂仍震個不停。
埋單五萬五千九。我朋友咋舌,話可擺幾圍。對,仲係可以食得好好的幾圍。
我的主診醫生是個風趣又沒架子的醫生,每天兩轉巡房,他都例必問我除了嚷著出院外有沒有什麼問題問他。不過,我又真係無咩問題要問。如是者,醫生有一次笑我作為病人,竟然「無問題」要問。我心想,沒有啊醫生,我的「問題」被他「解決」了,就沒有問題囉。就連手術後傷口縫了幾多針,我也沒問。反倒是朋友探病時問起才問問醫生再講番個「答案」畀朋友知。
醫生星期四巡房替我洗傷口,還叫我望望「埋口埋得理想又好靚」的傷口,我哇哇大叫不敢看。不過,原來我媽想看。。
最難想像的是,媽竟可在車上神態自若地拿出我手術時剖開手腕拍下的血肉模糊連骨連瘤的相片仔細邊看邊研究。。『白色的是骨嗎?』『深到好似黑色的的瘤嗎?』。。遲些去診所拆線,她會問醫生相裡的是什麼什麼。。早知她這麼好奇,那天醫生巡房時給我看,我卻慄耍手嚷著不看待嗌救命時,叫房外的媽入來代我看啦。。
簽病假紙,醫生問我想簽幾多,他說他簽我一個月病假。我『嗄』了出來。醫生以為我嫌少,我直言嫌多。。他說:『你生瘤喎!』〔天地良心,我真的覺得一個月很誇!〕
我明白,骨折是意外,身體沒有什麼問題;我的情況是身體某些地方出了問題,所以「生瘤」,仲要係不知何故而生的「Giant cell tumour」,可是,對一個只紮著手的我來說,假多無益。
醫生遂把我的假寫到拆線的當天,之後需要再加病假否,就看我的身體狀況來決定。
現在最不習慣的是,穿上bra卻扣不到,要媽幫手。。哈哈哈。
住了幾天醫院,明白一些事。例如那些入院做驗身的人外,沒有什麼病人是潔潔淨淨的,我除了手術前沖過涼,之後幾天都沒洗頭沒沖涼,一頭油膩的頭髮,自己都覺得難頂,甚至抗拒見到人,自慚形穢。
身體健康,真的比什麼都重要。
呀!特別多謝一日走兩轉醫院的媽,致電問我情況的朋友們及買雜誌到醫院給我解悶的朋友們。
附圖:哈哈哈。

24.8.06

一種現實

媽媽突然跟我提議,如果真的要一些骨骼去填補那缺口的話,就拿她的吧。
被她的話,嚇一大跳。
☆☆☆
〔畢竟要交代一下〕
身邊的人都知道大半年來我都被左手手腕的痛楚困擾。之前有睇跌打,師父說我的條腕骨骨頭逼著,使中間受壓而引致疼痛〔這位師父曾醫過我條尾龍,所以我對他的實力是不容置疑〕。一直姿勢不良的我只是想到日日持續勞動沒機會好好讓手腕休息,文職的職業病,勞損而已。反覆看了多趟仍未見好轉,逐轉看西醫。其間,我的手腕開始異樣。。幾位醫生都是給我不同的止痛藥,消炎藥。直到兩個星期前,請一個下午假去看另一位西醫,他看了看,問了一些問題,爽快俐落寫紙便轉介我看骨科醫生。幾個小時後,見到骨科醫生,他「望聞問按」一番後直說我手腕「有些什麼」,寫紙我去照X光片。於是又趕忙從醫生那裡聲去另一幢醫生樓去照X光。上星期回診所看底片,原來在腕骨發現腫瘤的物體,於是,醫生再寫紙我去照MRI磁力共振作詳細掃瞄。他問我為何要拖這麼久才看醫生,我心中嘀咕「行得走得食得睡得玩得又沒奇異地消瘦,怎會想到生瘤喎!」。我問醫生,那麼會怎樣攪,他說「刮」。。嘿!這是我當日見醫生最記得的一個字。星期六去照MRI,雖然朋友J已叮囑我覆診時記緊問醫生要齊入院紙,轉介信,假紙之類,還有邊間醫院邊個醫生做手術,費用多少,瑣碎的乜乜物物,但最後朋友J還是不放心陪我去一同到診所看報告,為怕我一個人聽醫生說會有甩漏忘掉的事。。
手術是避不到的,只是,當醫生說我知,其中一個除瘤的方法是要削去一些腕骨,兼要從身體的另一處開刀取骨填補那缺口,手術太約需時六至七個小時之時,我跟朋友一同驚訝得「嗄?」了出來。而且,手術刻不容緩,我要準備好隨時入院。不過,這位醫生不做這個手術,遂把我轉介到另一位醫生及醫院。
那一夜,躺在床上一直眼光光,明明累透,卻輾轉難眠。
早上回公司交代「隨時入院」兼「放假」的事,約略講及這個手術,同事I便介紹我看一位骨科醫生聽聽不同的意見。由於醫生湊巧下午要出埠,於是急忙叫媽幫我帶那些報告及底片出來。。
聽了這位醫生的詳細分析,心情放鬆了很多,至少他說不會要我開多個傷口去取骨REFILL缺口。縱使,他也說「唔拖得,要在兩星期內盡快做手術」。
由於這位醫生令我及我媽感到放心,而且我問他接不接這個手術時,他也說可調度時間〔他很忙的〕。所以等他幾日後回港就找他安排手術事宜。
☆☆☆
其實,這兩個星期,風塵僕僕,去診所,等照,等報告,等見醫生,勞頓得沒法想無謂事。對於出了的狀況,對於手術之事,我想,我是抱著積極的心情去面對。反正也躲不了。沒有傷心難過,自怨自艾,緊張是有,但情緒一直Control到,晚晚好似平常食得落飯,又抽時間和朋友見面睇戲,每回跟醫生見面,或跟同事朋友等等講及病情仍識駁嘴和說笑。晚上呆著,還捫心自問這日子「輕鬆,也比較冷靜」是否奇怪。
一知道有事,我心中是慶幸的。一來慶幸不需要服藥,就不會有其他副作用;二來慶幸它在手腕,要「處理」也相對容易:三來慶幸身邊有一班伸出援手撐我的朋友和同事。
I,謝謝你介紹那位醫生給我。非常感激。
A,謝謝你二話不說話可借錢給的周轉的豪情壯語。
A,謝謝你的慰問和幫忙。你正忙著10月的婚宴,我沒幫過什麼手卻反要你來擔心我,真不好意思。希望我能出席到你和D的婚宴。
I,謝謝。你叫我不用擔心太多,但你的聲音卻比我的更像擔心哩!呵!
J,謝謝你陪我覆診。突來的事,攪到你跟我說要結婚的開心事也像「不便說」。
E,我的事令你「SHOCKED」,弄得我感到不好意思哩!聽我笑著講電話,放心吧!
還有一些朋友同事,不詳列了,謝謝大家的關心和鼓勵。
嗯,還有,因為要「放假」的緣故,把工作卸了給同事,平白添了同事的工作量,真非常不好意思。
☆☆☆
除此之外,早前買了drama的票(s),草蜢演唱會的票。。現在都不知看不看到。。上星期還求同事幫我拎梁漢文的票。。
一,一” 〔冒汗中〕
☆☆☆
朋友跟媽打趣說,有什麼想食就快點吃吧。手術後要戒口就只有望梅止渴。。
一,一” 想想,原來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
☆☆☆☆
連感慨傷懷的時間也沒有,即使在MRI機的「山洞」裡,也被機器的聲響弄得恍恍惚惚,空空白白,想不切,也沒法想。。這些日子累透,原來哭也會哭不出來〔也許根本沒有哭的打算。〕。。反倒是因媽媽那突來情深的一句令我最不知所措,幾乎忍不住。。
開刀是我要面對的現實,我選擇「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去面對。可是,媽說出那番話,實際比我要去面對的事還須要更大的勇氣。
我的媽,就是這樣。
☆☆
一隻手痛,一隻手累。呀。。再見。
〔與其把事一個傳一個惹來友人的莫明擔心,不如我自己吐露一點好了。〕

17.8.06

聽歌。

秋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夢想
就像落葉飛輕敲我窗

冬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天空多灰我們亦放亮
一起坐坐談談來日動向
漠視外間低溫這樣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燃亮飄渺人生我多麼夠運
無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從沒再疑問
這個世界好得很

暑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火一般的太陽在臉上
燒得肌膚如情 - 痕極又癢
滴著汗的一雙笑著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是某種緣份我多麼慶幸
如離別 你亦長處心靈上
寧願有遺憾亦願和你遠亦近

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春風彷彿愛情在醞釀
初春中的你撩動我幻想
就像嫩綠草使春雨香

張國榮.春夏秋冬

每次聽到這首歌,總會想起哥哥的笑容。當然,這是一首很美很美很輕快很愜意的歌,聽著,心情自然愉快。

13.8.06

一起看影碟




一個人在家看張國榮concert DVD。。貓大王不知何故被電視畫面吸引著。。跟我排排坐的貓大王,比我看得更專心哩!喂。。知道我不停偷看你嗎?

Cogito ergo sum


貓兒在思考的模樣,最有味道。
我還發現,牠睡覺時,也像人一樣會造夢。。

6.8.06

Yummy Yummy

石頭窩飯。攝於韓食店「秘苑」。。好味!
泡菜仲正!黃芽白好爽脆!

出浴

弟在家閒著沒事,無無聊聊話要用大王洗白白,遂抱了是睡意正濃的大王去浴室沖涼。生手的弟加一隻非常慌張的貓,幾乎反轉了成個浴室。。大王不停慘叫,偶爾夾雜著不耐煩的怒罵,四隻腳仔亂撥亂抓。。弟的狼狽相跟貓相映成趣,真的把置身事外只拍照的我和媽笑到碌地。〔之前一直由媽一個同大王洗白白。大王總是不哼一句乖乖站在浴室內就範。〕
後來,跟媽一同發現,大王的屁股都沒洗乾淨,甚至,尾巴和頸項也不是全濕透。。嗄?只洗中間?嘩哈哈哈!真遜!
一輪剪洗吹之後,大家各自出了街,留下被耍了一道疲憊不堪的大王在家好睡。。

媽忍不住幫手抬起大王畀弟洗洗大王個肥肚腩仔。。
「起哂摃喇佢!」我哈哈大笑。。

木門也淋到濕漉漉。。大王正亂罵著。。

吹呀吹,讓這風吹。。

「唔制!你蝦我!」大王抱著弟的手撒嬌。。

睡相。。「唔好再攪我!」大王沒氣沒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