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14

30.10.14

Ji-Serra 卸眼妝水

落去買卸眼妝水,心水的無貨,店員介紹呢隻美國品牌 Ji-Serra 給桔。因為家中存量真的不夠,真係要補貨,所以買了一支試。

液體是黃色,擠出適當的份量在麻色的化妝棉上,這個配搭好奇怪。


沒有什麼內容〔太奇怪〕的官方網頁: www.ji-serra.com/db/index.asp

28.10.14

哈根大師

因為用八達通可買一送一,結果姨媽到都照食!



阿桔食的是雪葩,好味!

雀聲讙譁.待搜

路過甘紙驚對出,爛海濱,見有鳥。。



久沒拎機拍照,十張鳥圖,只得三四張較清晰,其餘的都把焦誤對了礁石。。

囧。。

27.10.14

Lanolin-Agg-Tval

萬記引入呢隻 Victoria 的瑞典皇室品牌卻在朝韓賣到曉飛的洗面皂。韓國的化妝護膚品牌就免喇,拒絕再用。瑞典貨就真的可考慮。所以阿桔都唔執豬即刻去買一塊試先。

可能目前用緊的清潔去骯溶黑頭的潔膚護膚用品都好用,所以這個嘛,是錦上添花,卻沒有什麼意外驚喜。


找回官方網頁瀏覽才是王道嘛。此牌子還有不同成份功能的皂。。如果阿桔可以試哂就好咯。

官方網頁: www.victoriasoap.com/products/

雀聲讙譁.

所謂的海岸。。


26.10.14

22° 28′ 6″ N, 114° 16′ 50″ E

大家眼中的這塊土地是怎麼模樣?





HEHE小情歌。

真心覺得呢段小情歌好正。笑中有淚,非常動人。

一起共過患難係唔同尐咖!

〔阿桔已睇了兩次。。〕



25.10.14

cat cat in the street

數到嗎?


面有鐵色。。

在雜誌看到這位女模特的臉色,難以置信!是阿桔眼睛真的出狀況乎?是燈光不夠?於是拎住本雜誌去到窗邊以日光看好好確認。


世界真係立立亂。。乜乜乜而家興鐵青妝?

中毒咁樣,呢個潮流好難追囉。

永樂.魚香茄子炆米

喜歡上茶記的香港人,無論去到世界各地,內心都是十分掛念港式茶記乜乜乜。。


不過呢一碟偏鹹。。大概是計漏了鹹魚的鹹味竟汲灑少了鹽。。

我家都有座獅子山

誠邀家中的獅子王出場。不動如山!

講真,呢位貓王爺每次發現其碗內無罐罐都會努力呼叫爭取應得的罐罐啦!唔對味都會繼續堅持爭取,無得呃住先咖!

做「人」者,絕不可孤寒囉。。



Finlandia by Sibelius



激蕩人心。。你懂的。

崩塌中。前路茫茫。


越揭得多執法者的誠信及專業破敗問題,對未來的憂慮沒法不加劇。

眼巴巴睇住那些社團加入協助執法者,兼得到執法者厚待公然放走,在想,執法者以後點還這個人情給社團?你們在社團前還可理直氣壯地執法?

然後。。然後,又然後。。在一個錯都唔認的阿頭帶領下,整體,一點點崩壞。

前路茫茫,不敢想像。

24.10.14

九月十四.伴

那夜,抱著蛋看網上的消息。焦慮萬分。。




富都.迷你肉絲炒麵

柯士甸道吃下午茶,來的是一份大阪燒大小的肉絲炒麵。。廚子的功架多厲害。


彌敦道上.關帝廟

當然,cap 埋兩座位於旺角彌敦道上的「旺角關帝廟」及「光復後關帝廟」。。


怕這地標又被消失。。

Cap 圖先。


香港人實在型到裂!每天都有令大家好滾動的事在不同地方不同範疇發生。。

以前「上邊」水災,旱災,地震,香港人總是懷著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熱心去救去幫。今次,看見大家懷著同樣的心以不同方式去救自己的地方。那有不滾動之理?當然,曾被協助過的地方那些人,為何今天會反過來傷害這片地。從不求報答,卻一再以怨報德。

不明白。

放工坐巴士經過龍翔道,抬頭遠遠就見到實物!六米乘廿八米的直幅明亮地掛在獅子山上,真的好壯觀!想想他們徒手一步步托這匹大布上山上去都勁啦。

再看那段片,真的滾動到眼濕濕。。

多謝。

23.10.14

土司工坊.叻沙

阿桔比教喜歡土司工坊的叻沙,喜歡其湯底味道濃郁乜乜乜。


22.10.14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村上春樹又有新書中譯本了,今次本書叫【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又是掏心挖肺的故事吧。

又要去訂書了。

時報介紹:

www.readingtimes.com.tw/timeshtml/ad/AIA0964/index.html


21.10.14

致@夏愨道的S

S

生日快樂。拈來一句在連儂牆上的祝福送給你。



以原始的真心去感受,及簡單的肉身去親歷這一場運動,才會發現自己什麼才是必要堅持,要恭謹守護,什麼「原來可以」捨去。

就像一個人頓然放下一切,出走到世界一樣。

但,在催淚彈,胡椒噴霧及XX合作的陰霾裡,「世界」相對地變得渺少。

場上人,同行者,你,相信整個精神面貌幾乎已是脫胎換骨。



在場內唱「生日歌」會不會很怪?呵呵。

生日快樂。

20.10.14

稻.

店叫稻,卻是吃拉麵。奇在,店員是本地的姐姐,而不是瘦瘦的青年。

不是想像那樣。



19.10.14

地縛靈.神經病

因為運動,這陣子的新聞官方的警方的受訪者或自行發言的,都像地縛靈一樣,受困於一個狹窄空間,且係靈異空間,跟真實完全脫節。

以為財長思想比較清晰,睇完佢網誌。。原來,物以類聚。

以下是阿桔對其原文的回應。方便理解,已分回應段落。

第一段。
這三個星期,最不理性是誰?無謙卑,無廉恥,皆積極地「閃縮」,「卸膊」,主觀的,「柒事求是」的態度去為眼前的事添煩添亂,讓香港讓社會固有的美好秩序遭一次又一次衝擊破壞,折騰香港人及香港地的,就正正是這城的父母官呀!

第二段。
不否認此運動對香港各方面都有深遠的影響。下三流的管治團隊,傾左又混亂的政治,退化以配合中國模式的社會秩序,開口埋口口口聲聲要靠中的經濟,不知所謂的政策,把香港人以多年汗水建立的國際形象摧殘。他據不少朋友表示香港多條幹道被示威者阻塞,市民生活和經濟活動無法正常運作。。想知,有多少香港人平日係在幹道上生活和進行經濟活動?在馬路上的經濟活動,他指走水貨定買賣哎瘋?大企有連鎖店,一區被影響不代表整盤生意都陷入困境,至於中小企的生計,良心店的生意額據悉是比以前好喎,獅子山下守望相助的精神在此運動中發光發亮。若好了都是打擊,真係好奇怪喇。從小漁村發展到成國際金融中心,香港人在困難中總是找機遇的!只有那些立心不良的店主,生意不好就賴,更走去非禮搔擾示威人士,又不見同色系的去支持幫襯共渡時間?

第三至五段。
政府在收集數據時,看來沒有順便收集商戶的訊息,或收集完又故意扮傻扮啞。生意最慘淡的日子,係有社團聯群結隊去示威區打人砸物非禮但警方明顯不執法的時候,而非因佔旺佔鐘佔銅而受影響。至於零售業飲食業等受影響,正常丫,「走到街上的香港人」都是消費得起的階層。香港政治烏煙瘴氣,都走上街了,還那來閒情去逛店消費飲飲食食。有人甚至說,由催淚彈一出那天起,心情像亡國一樣。這樣的沮喪,什麼消費意欲都無啦。

當然,包括薪高又福利好的警員。

還有,中央擔心國民有樣學樣而叫停來港的消費團。

至於外資為何觀望,財長係胡塗定扮懵?官員的操守明顯崩壞,加警方及社團的連場大龍鳳,才是令外資更審慎的肇因。咪亂把問題卸落運動那邊,亂入數。。本來是世界級的警隊,現在都依然係世界級,不過係扭轉了那隻。

小商戶的生存空間為什麼現在少突然關心起來?是誰令到小商戶受不到暴漲的租金而把店搬上樓,再而捱到不行要結業?是誰令到香港成了一個連鎖店充斥的商場,還要打哂十八區主意發展發展再發展去應付更多的人流?是誰令到好好的一個屋村商場,都要開大連鎖店去招徠遊客?是誰把家庭式的小店趕盡殺絕?你們一夥這些年來曾正視過嗎?為何到今日才重視起來?為何要厚顏地利用人家呢?

第六,七段。
財長你覺得這幾年會議中的議員正常嗎?你覺得他們會講得出合乎身份的話嗎?他們智商如何?他們尊重法律和體制嗎?即使係多元社會,都不代表任由那些狗屁不通的議員政棍在指指點點幹著凌駕法律的事,還要反過來要香港人尊重他們?

第八段。
弄得如此田地,你該問以下的人,而不是問金鐘旺角銅鑼灣的民眾:
1/ 負責封公民廣場的人,
2/ 下令噴胡椒噴霧拉扯及拘捕學生還無理扣留超過四十八小時的人
3/ 下令在手無寸鐵的過萬人群中亂射催淚彈及兜面大劑量射胡椒噴霧的人
4/ 口說清理路上雜物卻擺明清場的人
5/ 口說「你們無做錯」又改口說「我們無做錯」的人
6/ 眼見打砸非禮卻視若無睹不拘捕不警告的人
7/ 前門捉疑人轉瞬後門放走令其無限復活去攪事的人
8/ 幫疑人截的士送上車放走的人
9/ 見拿著刀片卻任由對方在街上揮舞刀片的人
10/ 吹雞叫不同組織出來分別在不同地點鬧事然後公然派錢散水的人
11/ 睜著眼理直氣壯說光明磊落的人
12/ 未審先刑的人
13/ 數次話開會又扭屎忽花唔開的人
14/ 說用最低武力卻任由下屬不理守則亂棍仆到人頭破血流的人
15/ 重有,死都唔出來面對群眾的那個。

已幫你梳理了,不愛又不和平的人,搞清楚是誰未?

第九段。
認同。那些派錢黨必定更激進地傷害香港。

第十段。
你指的部份人士應該是警方那邊吧?失控的有,混水摸魚也不少,他們持棍亂仆,學堂是這樣教的嗎?是那個迫到民怨加劇而出來以血抵抗?以肉身擋棍?

誰一次又一次以謊言令警民對立?

第十一段。
未來是否真的有對話,以官方幾次反口取消,實無法確定真的有這一天。況且,有誠意就一早出來啦。三催四請都唔郁。就如開首所說,傲慢的不是那些父母官嗎?

整個社會已不正常了很久,財長是同化了還是視若無睹?什麼才是正常秩序?你們的所謂「長遠廣泛利益」,卻是一再出賣香港人香港地來成就喎。點先!

第十二段至尾
我更希望,在位那些九流的官員鼓氣勇氣去撤出行政立法會,讓真正有道德及能力的人去效力。

--------------------------------------------------------------

九月廿八日晚,阿桔曾在面書寫過一段話:

香港人從前到現在都係要求好簡單的生活,守法地努力搵錢令生活過得充裕。善良的市民不鬧事,警察的角色都係巡邏下,幫助市民,救急扶危,咁就收得工。市民不太在意政事政策,是因為整個政府有良善的人才,架構和政策,大家都恪遵職守,一同維護香港廉潔價值,故,市民不必花時間去擔心政策上的事。九七後,管治團隊率先敗壞,官員植黨營私,多行不義,雜種各自為己欲破壞香港的廉潔。如果整個政治團隊不是這麼爛臭,何來市民上街?
我們要的,是一個有才能以市民福祉努力的政府,而不是無能無遠見無承擔完全私相授受還靠暴力鞏固自己職位的廢柴官員。
中共,你被689拖累了。


真心愛這片土地的人,定必明白這份得來不易的美好,現在已回不過去。

15.10.14

Jane Iredale

據說呢隻品牌的礦物化妝品好好用,適逢手袋裡的 NARS 粉餅快用完,所以買了呢個試。阿桔覺得好用,試過掃上臉出街,熱到爆都無溶妝無爆油。正!

不過有兩個問題,粉盒太墜手,同埋,個粉撲又係薄到好似一小片卸妝棉咁。阿桔手大,拎上手很不方便。


14.10.14

說話.話說

純家事分享。不吐不快,不想鬱積在心。

是日老母無同阿桔講說話。阿桔方面倒沒所謂。咪由得兩個老的自成一圈。

事緣細佬遲兩日過大禮,下星期要入廠切肉的老母好高興咁叫了老親戚入來幫手過大禮開開針針喎。還膠膠慶慶咁安排一齊在樓下酒樓飲早茶,十一點去鄰村速去速回辦妥過大禮就回家打牌云云。呢番話係兩老對住細佬及佢老婆夾〔註冊ed〕。原來打牌大過天!阿桔花生 mode

昨晚臨睡前,無親〔佢自己耐不耐就咁樣同人呻〕就問阿桔,過大禮那天放唔放假。阿桔無講佢知細佬一早就叫兩個家姐不必特登放假去過大禮。一來快脆搞妥,二來不要浪費一天假。家中還有病人,留假好尐。其實,今年剩下五天左右大假,細佬擺酒一日,無親入院一日,出院一日,佢住院四日中間有兩日又要請半日半日湊貓,出院後又不知多少天要回醫院見醫生。大假乾塘。老實,佢成日都想去玩〔化療期間夠膽死去海洋公園玩〕,阿桔的年假雖然可 advance ,不過,真係唔捨得咁樣犧牲自己下年的大假。而且。。

好喇,答佢唔放,今年無多餘假剩,好多工作要做,取 no pay leave 扣過千一日。佢一句「唔放就算甭反應這麼大呀」就沒有跟阿桔講說話了。

而且咩呢?咪就係即使有假多都唔放啦!阿桔至憎人賭同嘈,打麻將真係吵到轟耳。加上,阿桔無奶油自墜圈套留在家做阿四囉。又要添零食又要買下午茶,杯茶一唔夠熱又要幫手斟過換過。十一點搞過大禮,分分鐘午餐都要餵埋。NO WAY。無親就開心得過。上一回打麻將好像是過正月十五,母竟然一早開定檯同麻將在抹,嘈醒了阿桔。屎面是常識囉。

好在,佢無同阿桔講親人不多〔老共係孤兒〕細佬又只得一個過大禮都唔幫手呢尐廢話。否則阿桔一定反檯爆佢大鑊。因早年阿妹結婚佢嫌禮金唔夠女家酒席唔夠阿妹話畀唔到佢就拍檯叫阿妹唔好結婚。呢件事,阿桔不在場,係呢一兩年前才從阿妹妹夫口中聽回來,阿妹辛苦儲落一筆錢做禮金,反被嫌三嫌四,還被叫唔好結,可想有幾敗興〕。的確,年初聽佢兩母女講電話,因為細佬擺酒,舊事忽然重提。聽到老的拎住電話講邊有拍檯呀,唔小心撞到檯面之嘛,點敢拍你檯呀。。結果,呢次對話,不歡而散,阿妹同甥仔都有一段時間無打電話回家。

那天阿妹擺酒,由出門前到敬茶,個老的都無眼望過個女一眼。阿桔當年不知道原來係勒索不遂所致,因為一直從老的口中聽到,都以為係阿妹使壞,自把自為。

唉。

阿桔前世做錯什麼呢?為什麼會有個識得叫人知足但自己卻是個勢利小人的母,及終生以暴力和父權為王道的父?為什麼兩個都咁自私?

突然想起一件小學時期的事。

老師見家長,同母講,阿桔終日愁鎖,問又抿嘴不說,很擔心,知不知什麼事。母當然唔會覺得家中有什麼問題咖〔可悲係活了一個甲子都不知自己有咩問題〕,然後,兩個大人就這樣望著阿桔在沒聲中涔涔淚下。當年沒有說,現在也不需要說。

在價值扭曲且乖戾的家庭狹縫中長大。。阿桔的確是抑鬱得想死。

沒有仇恨,只是沉重的驚惶深深烙在心底。

.\ /.    .\ /.

今天,看小孩子在場內說出家中人竟對學生說了涼薄話非常傷心,他們仍是求學階段,日子還得繼續靠家人。深深明白他們肩負的壓力是何等沉重。

日子讓真面目現形了,已回不到過去了。

外國勢力。。Jedi

昨早起身一睇面書,就開始嬲到不停爆粗。為什麼那些三教九流之氓係都要趁人家返工時去蝦細路咁屎忽鬼?叉頸兼打人,還搶物資,真係暴氓。

為幾百元或幾千元就賣屎忽的氓,想來,除了去死,留在世都根本沒有實用價值,既浪費米飯,也污染世界。

開口埋口都外國勢力,都癡筋!嗱!外國勢力呀!外星勢力添呀!






Olecule

想試這牌子。幸好店員在阿桔購物後給予這三個試用裝阿桔試。Yeah ~ 


13.10.14

不吃榴槤的果檔貓

買罐時經過多次的生果檔,今回發現有貓。


行街遇上草間婆婆

想買書簽,蕩去 Page One ,沒有心水,反正 LOG-ON 就在旁,不妨去埋。估不到竟在裡頭遇上草間婆婆!嘩!小確幸!

說真的,現在這類店子有售的書簽,真的少得可憐。是人們不看書,還是賣幾多平價書簽都回唔到本索性不入貨?


官方網頁:Marks

【列寧的墳墓】

當國家又開始把敏感書下架不准售也不准印行的時候,真的要爭取時間把相對風險大的書籍留起。自從誠品跪低之後,看來台灣若不好好守住自主,就會被蠶食,至少,當一個接一個書店為了搵多幾個錢而跪低叩首跟不公義同流,一個接一個印刷公司為了少惹麻煩而拒絕印行較敏感尖銳的題材書目,不敢想,多少文字多少真實在日月交替間被扼殺打壓。

自從誠品跪低,就決定不會再去幫襯。

好像不是第一回寫。阿桔為此勞氣又傷心之事,真的沒法忍氣,喋喋不休抱怨。

算了。

.\/./\.\/./\.\/./\.\/./\.\/.


在田園,見到這本書上架。書本是是分上下兩卷,但桔買的這一本,縱然書上印著上卷,但揭開書,上下卷其實都在裡面囉。。書原文叫【Lenin's Tomb : The last days of the Soviet Empire】,肯定,這書在國內應該不會見到。一來太反共,二來,共產主義從來都是舶來品,屬勾結外國勢力之事嘛。如此政治方向跟國家方針背道而馳,怎可存在。

不過,網上不少地方〔包括這個 GoodReads 〕對此書的評價都很好。買了不會蝕。

推。

12.10.14

無知一世。。

定期往元朗去為貓托罐,是自由時間。至少嘛,迴轉在家的廢話聽少幾句準是健康身心的事。

星期六知老共下午回家要閃,星期日,總之都盡量避免同時在家。所以好多時都在街一舖過午晚餐才回家。趕及給蛋打針就是。


正如稍早之前,老共一邊看英文台,又一邊。。。話說八點半左右電視台不知播著什麼外國節目,介紹某地方十三世紀的石屋之類。只聽見老共如獲至寶,跟住重複配音,大聲讚嘆十三世紀的人已識建石屋。。

阿桔不是聾的傳人,在房聽著呢舊膠,心情即時跌落異度空間。

好懷疑,佢連十三世紀即係什麼年份都唔知。。

Phyto-C Skincare

這陣子真的睡得超差,加上天氣轉乾涼,皮膚晚晚要厚敷。日霜要添貨,去了店買。今次,買呢隻據聞好正的品牌 Phyto Ceutical 。之前在另一間店有店員推介阿桔用呢隻,不過阿桔覺得貴而未有買〔以前的阿桔不復再〕。這個危急關頭,真的要揼本救自己。去了這間店,店員都一樣推介阿桔用這個牌子。

結果。。一口氣買了三樣同其中一條 line :橄欖高效收復系列。。


小店在旺角,大廈的正門正向著留守區。濕平其間有客人問店員。店員說,空氣清新了許多囉,交通都方便。

官方網頁: www.phyto-ceutical.com.hk

卡謬.反抗者

面書有個頁,要大家支持良心小店。阿桔當然響應啦!去旺角購物,當然去一去書店啦,呢次,去了總統上面的博雅小書店買書。

想買的書《路西法效應》補貨中,付訂。阿桔都從書架揀了一本書,好適合這個時間睇。


在地鐵上只看導讀,精彩。述卡繆同沙特 unfriend 一節,比咱們目前在面書所面對的暴烈。哈哈。他們不是常人都頂唔到對方的政治理念同立場,何況咱們只是一介凡俗。

在車上,笑了出來。是釋然的笑。

推。

11.10.14

十十.半日安

十月十日。因為阿母要一早入院為下旬的手術做準備,包括抽血,見麻醉科醫生,聽講座等等,所以是日照顧蛋伯的任務就由阿桔處理。

很久沒有在這裡放蛋蛋的照片了。其實哩,幾乎每天都有拍蛋的日常,不過相片在手機,又懶過相去電腦,加上相片多是晚上拍的,很暗,就真的繼續懶下去囉。

呢日,佢要求加墊畀佢跳上床打躉囉。勁。陽光,咪順手拍幾幀。。

依然好靚仔咖!

〔不過出於一個誤會,今朝無同佢打胰島素!阿桔起床見廚房有針頭的膠蓋,以為阿母出門前同貓打了針,就竄入房再睡。。阿母回家一說,才知她沒有跟貓打針!幸好,是日阿蛋都沒有什麼不妥,大小二便都有,有胃口,還跳床兩次。。抹一把汗呀!〕




10.10.14

Propolis

雖然同屋,但不少日用品都係同其他人分開,包括牙膏。


9.10.14

Tabasco' chocolate

收到一盒 Tabasco Spicy Dark Chocolate 。。寫這篇時,仍未試,故寫不出什麼味。嘿嘿嘿。


後記:尐尐辣的餘香留在口腔。得喎。

官方網頁:www.thechocolatetraveler.com

櫟.鳥

Tasmanian Oak 整的鷦鳥,真的好美。而且木片仍散著濃烈的木香。Coaster?真不捨得這樣用囉。

哎呀!諗起,好耐無去郊外嗅一下樹木香喇。。也好耐無拍過可愛又顆碌碌的鷦鳥了。嗚嗚。思鄉病發。。鄉愿個鄉囉。




當然,這是手信。

8.10.14

wear in bed..

Marilyn Monroe 有一經典名句:What do I wear in bed? Why, Chanel No.5, of course.

真是一句充滿挑逗又充滿意境的話。不必男人,作為女性,都非常心動。當然,如果說這句的不是夢露,而是那件屍煙,那件穴蛾,那件口服液,或那件熟移,真係嘔白泡都有之。不是針對歧視呀!講事實咋。

又扯到社會上添。。

好喇。九月有天在街等人,集合地點正有一堆唔係愛字頭就係撐字頭或向字頭又可能係幫字頭的大隊在喧鬧在派傳單拉人埋去帳篷下簽名。同時維穩台又架好哂機在拍攝,拍下個檔,又拍下街上的行人。為免入鏡,都係企遠尐好。於是走到對面馬路等。。

結果,因為對面有間卓記,結果入去蕩香水部,又掃了幾瓶迷你香水。

Jean-Charles Brosseau Ombre Rose - HK$28  
個香水瓶好似酒樽。。

Lanvin Jeanne Couture - HK$38 

Burberry Body - HK$49 

Moschino Light Clouds - HK$39
味道不是阿桔杯茶。不過藍色真的好美。

Roberto Cavalli Serpentine - HK$29
個玻璃瓶好通透。。

Van Cleef & Arpels REVE - HK$45
個玻璃瓶又係咁,真係好靚囉。晶瑩剔透!大愛!

在阿桔眼中,瓶子的藝術價值比裡邊盛載的更矜貴更高。

當然,沒有仿傚,所以沒有用香水來當睡衣啦!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