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5

沉.思

王丹在其著作《在梵谷的星空下沉思》中,有一篇開於他戒菸的故事。他說,在記憶中,自八九年四月十五日十年命途顛沛之開始,有一星期抽兩三包菸的習慣的他,只抽了三次菸:

第一根 – 六月逃亡觸景傷情時,買了包「摩爾」。才燃起火柴,就聽到廣播全國通緝學運領袖。他更訝異竟是國家頭號追捕的在逃學生。感覺抽菸令其倒楣,遂暗下警告自己莫再抽菸。。

第二根 – 七月一日匿藏在朋友家時,提及第一次抽菸的倒楣事。最後,他抽了根菸。。翌日,七月二日,他被拘捕。

第三根 – 出庭受審之前,有一位押解他的公安人員是老相識。。感慨萬千,遂抽了一根對方給他的菸。後來,他的判刑是受審學生中最重的。

王丹說,縱使他是無神論者,但經過此三次的巧合,他真的要切切實實戒菸。。

這是為他的詩《沒有菸抽的日子》解說。像抒情文。感慨。

若不清楚王丹的背景而看這本書,絕無法想像他是近代中國著名的年青政治犯之一。他下筆很輕很柔,用軟軟的,淡淡的,用不愠不火的態度感觸去抒描出那段最驚濤駭浪的日子。回顧立在桅桿之下的日子,他依然的氣度非凡。

雖然如此,但看他寫著學運前後,流亡或是獄中受刑的點點滴滴,還是忍不住心痛和唏噓。下筆再淡,再輕,都是歷史,都是痛。

早幾天,瀏覽思存的網誌,看到一篇轉載自報紙的投稿文章:

「六四有感」想想吧香港人。。

不無唏噓。

- 我想問:『在政府清場時,所謂學運領袖身在何方?為甚麼死的都是些無名學子?那些所謂「領袖」不是堅決地要打倒中國的腐敗與黑暗嗎?為何他們不是站在最前線身先士卒而是躲在後方納涼?」更有一點令人疑惑的是:為何當時那些「窮苦」的學運領袖可以如此輕易地成為外國公民,並可在事發時安坐客機飛往他鄉過新生活?這代表著甚麼呢?』-

這位香港李姓中六學生,真係。。唉。她對六四的認知,是從哪裡來?學校嗎?長輩嗎?就以上一小段文字,就真係被她的歪理激壞,也非常擔憂。。當然,報紙登載她的文章,也居心叵測,〔但願不是選文的「人」的質素智商問題吧!〕

隨後,看了很多回應文章感想。。各有理據,各有想法。。現有一篇自 Tolo Harbour Wilson 的回應我覺得寫得好。。看看吧!

對不起,再好,都改變不到「事件」被扭曲的事實。為何這樣?唉。。

4 則留言:

長靴貓 說...

唉...所以我總覺得已經十六年,平反的需要其實更加迫切,一代一代的年青人正不斷的被歪理所蒙騙,墜入所謂的「客觀」之中...歷史的真相就是一天一天被滿口謊言所掩沒...

Terence 說...

這個中六學生,就像當年六四初時的一兩個月,中央台訪問當時的中學生一樣,無知。

不過中六生文筆尚算不錯,但不望她成為土共文棍就好了。

NumerouSak 說...

她應該自從去了那個甚麼清華大學交流營之類的就被洗腦了...

桔 說...

究竟她當時遇上了什麼事,什麼人。。
我好想睇真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