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5

8964




『這不是少年輕狂的事。一木難扶,請好好護著這份信念,薪火相傳下去。』

很多年沒有翻開藏於櫃中的《北京學運 – 歷史的見證》閱讀內裡用血淚寫成的一闕在中國境內不可宣之於口手亦未曾公平地得以正名平反的89年中國學運事件。內頁刊載的相片和文字,幀幀焚心,句句驚心,字字錐心。。那年那月那地發生的事,從電台不定時的廣播,從報章看到的,從電視台直播轉播的,頃刻一幕幕呈現眼前。我的眼淚,我的痛哀,止不住。。

1989年,我中二。

5月14日胡耀邦之死,引起內地學界對中央老人持權的政府不滿,出於對胡的尊崇,出於愛國的心和熱情,波瀾壯闊,於是掀起全國性的上街事件,聲援在天安門靜坐絕食為國家前途憂心的莘莘學子。他們不是要推倒一個政府,他們只是想那些極權的高幹不要弄權白白葬了國家的前途。。天真的我們,突然純情的中國平民白姓,怎會料到在6月3日晚擔大旗的李鵬和鄧小平頒下三道命令揮軍入城直驅長安街可開鎗全速前進違者格勿論。。用這樣野蠻的武力徹底清場?我們怎會想到,保護國家的軍隊會反過來,用刺刀,用鎗,用汽油,用火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我們怎會料到,衛國衝鋒的坦克,會反過來在首都的馬路上瘋狂輾壓一個個活生生跟你一樣有手有腳講同一語言活同一地方的同胞?

總是把中央政府和領導班子中間劃上 ≣ 號。

王丹、柴玲、吾爾開希、候德建、封從德、馬少方、布雷特、周勇軍、王力、劉曉波、李路、周舵、張博力。。丁子霖的兒子蔣捷連、單人擋一排坦克的「王維林」。。。還有千千萬萬「無名」的學生,來自各階層的聲援單位,他們在傳媒的鏡頭前曾揮動著明確的旗幟向世界宣示他們的理念。。你記得嗎?坦克臨城褫奪他們寶貴的生命之前,他們的笑容是熱的,暖的,快樂的,有力的。我記得柴玲吾爾開希等等學運領袖的演說和風采。我記得王丹。我記得他們手牽手臂傍臂的情形。我記得民主女神像的美。我記得大人們帶著小孩一起聲援。我記得香港百萬人上街的和平壯舉。我記得絕食學生的堅決表情。我記得吾爾開希僅一身睡衣見高幹的態度。我記得他們一提某些高幹的無奈和憤慨。。我記得他們的義無反顧,萬眾一心。我記得毛澤東的畫像第一次被人塗污。我記得毛澤東的畫像被蓋上黑色的布。我記得蓋布那時曾刮起怪風連新聞也刻意報導過。我記得鏡頭下一片漆黑的廣場,閃著開鎗的火花。我記得那赤地的驚惶和混亂。我記得鏡頭混著驚呼和尖叫。熄滅了燈,就等同熄了良知和眼,肆意殺害人民?我記得五湖四海的中國人,紛紛結聯上街痛批齒冷權力核心的殘暴。我記得我們自發地在手臂戴上黑色的布條,同哀國殤。我記得大球場的人哭了。鏡頭留下的一切,我記得,要記得,我都記得。

我們更要記住,最後他們遭到國家怎樣的對待。

丁子霖教授列出的「六四死難者名單」。。還有更多不敢聲張怕被迫害的死傷者家屬沒有把名字留在這段慘痛的歷史中。。

柴玲曾講過:有這麼一個古老的故事 – 這個人人都已經知道,有一群螞蟻大概有十一億。有一天山上起火了,這下子螞蟻必須到山下去,這個家族才得救。這時候螞蟻就躺作一團滾下山去。幾個在外圍的螞蟻死燒死,但有更多的螞蟻活下來。。犧牲,換來共和國的生還。

鄧小平、李鵬、楊尚昆、王震、蔣一波。。老死的老死。。他們的地位這麼神檯化,作為後輩的政治核心者,又怎會平反六四事件來數算分分鐘扶掖過他們提攜過他們的前輩!?唔好咁天真咁傻啦!你要知道,今天,仍有人因六四事件仍受刑中啊!

唉。

最後,唱一唱歌吧!血染的風采唱不得,就唱國歌吧!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用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中華民族,到了。。。』


圖片:《北京學運 – 歷史的見證》1989年,星島出版社。

5 則留言:

長靴貓 說...

要唱就唱現在經已被禁的國際歌!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開拓勞動人民的世界,就要靠我們自己!

桔 說...

咦。。你今日好好唱口喎。。自家網誌都哼緊歌。。

高妹小蓓 說...

有冇去過重建香港的網頁睇過?佢地製作左新的六四mtv,有點兒感觸.
http://www.rebuildhk.com

Terence 說...

這個年代,永遠記著。即使我長埋故土中。

匿名 說...

Hello. And Bye.